诡舍_第5章 第二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第二日 (第1/3页)

  房间里,是诡异的死寂。

  配合着鼻翼之间缭绕的那股子难闻的气味,二人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冒着寒气。

  嘀嗒——

  一滴液体从二人的身旁滴落,砸在了地面上。

  这声儿本不大,可在寂静无比的房间里,却被无限放大了……

  宁秋水甚至能够感觉到,随着这滴不知是什么的液体落下,身旁的刘承峰猛地颤抖了一下。

  “小,小哥……”

  刘承峰的声音颤抖,缓缓抬手,似乎想要触摸什么。

  宁秋水深吸一口气,道:

  “不要开灯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想死的话。”

  刘承峰一怔。

  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  宁秋水摇头。

  “暂时还不能说。”

  “……你只要知道,在有风的地方,最好不要开灯。”

  “如果灯开着,那就要远离。”

  刘承峰听完,这才忽然记起,先前宁秋水只要经过窗边,最后都会将窗户关的严严实实!

  莫名,他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冒着寒气!

  而后,刘承峰的目光落在了门缝处,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。

  也不知道是哪个杂种最后一个进房间,居然没把走廊上的灯关掉!

  发生了这样的事,二人也睡不着了,更顾不得同性相斥的恶心,挤在了一张床上,似乎彼此的体温能够带来一些慰藉。

  迷迷糊糊过了不知多久,窗外渐渐明亮了起来,雨势也没那么大了。

  刘承峰一看时间,已经早上八点了。

  窗外投射进不算明亮的光,虽然外面仍旧灰蒙蒙一大片,但好在也算能看清了。

  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左手的地板上。

  昨天不断的水滴声,就是从这里传来的。

  刘承峰下床,认真看了看地面上的污渍,趴下闻了闻。

  “呕——”

  刺鼻的恶臭,险些让他吐出来。

  一旁的宁秋水也发现了他的异样,跟着走过来看了看。

  宁秋水趴下闻了一下,面色微变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刘承峰凑了上来:

  “是什么?”

  宁秋水沉默了半晌,缓缓道:

  “尸水……或者说尸油。”

  “一般是动物在高度腐烂的时候,脂肪成油状溢出……”

  刘承峰受不了了,急忙打断了宁秋水道:

  “好了好了,小哥你别说了!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  他脸色极差,抬头看着污渍的上方。

  那木制天花板被尸油浸透的地方从拳头大小,竟逐渐变成了一个人头大小!

  天晓得他们楼上……到底有什么?

  就在刘承峰思索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了两道属于女性的,极其凄厉的惨叫声!

  “啊!!!”

  二人对视了一眼。

  出事了!

  “去看看!”

  宁秋水率先开了门,带着刘承峰出了房间。

  一出门,宁秋水就皱起了眉。

  好浓郁的血腥味!

  长廊上,一条猩红的血渍,从走廊的尽头房间门口一路延申,到了楼梯……

  尖叫声,就是从走廊尽头百叶窗那边儿传过来的。

  那里围着一大堆人。

  宁秋水和刘承峰走了过去,拨开人群,看着丫末和严幼平正瘫坐在门口地面上,浑身抖得和筛糠似的,面无人色。

  旁边除了大片的鲜血,还有呕吐物……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宁秋水严肃问道。

  二女看向了宁秋水,眼神中充满了剧烈的恐惧,好像经历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!

  她们哆嗦着嘴,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,手指向了她们的住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