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城女帝一睁眼,天下诸王皆跪了_第5章 龙颜大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龙颜大怒 (第1/3页)

  御辇浩浩荡荡回到宫里,昭成帝抱着晏璃走下御辇,疾步跨进凤阳宫宫门,沉声命令:“传医女!”

  “奴才遵旨。”

  一路走进凤阳宫,皇帝把晏璃放在床榻上,走出内殿,沉厉的声音里怒火再也压不住,“把太子也叫过来!”

  “是。”有宫人领命,小跑了出去。

  床榻很柔软,殿内弥漫着丝丝缕缕让人舒适的馨香之气。

  晏璃在这种馨香之中迷迷糊糊,半睡半醒,有人在耳边喊她,她也懒得回应。待到完全清醒时,她发现自己趴在床上,旁边有女子小心翼翼地查看她的伤势,生怕弄疼了她似的。

  身上有草药味,应该就是医女了吧。

  可就算她们如何小心,疼痛也是真实存在的。晏璃蹙着眉,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状态有多糟糕,她只感觉到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缓缓涌入脑海。

  晏璃,穆国姜太傅的外孙女,从小寄人篱下在太傅府长大,舅舅、舅母一直告诉她,她母亲姜仪当年与人私定终身,有了身孕之后却被男人抛弃,是姜太傅不计前嫌给了这个败坏门风的女儿一个容身之所。

  姜仪在姜家生下晏璃之后不久过世,皇上感念太傅教导之恩,为了安抚太傅丧女之痛,十三年前就把晏璃许配给了当朝太子慕寒修,让她做以后的太子妃。

  十几年来,外祖父和舅舅、舅母一直耳提面命,说他们是晏璃的恩人,要她感恩。

  晏璃以前一直挺感恩的,对外祖父言听计从,对舅舅和舅母恭敬孝顺,那种寄人篱下的小心翼翼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可是听话又怎么样呢?

  如何乖巧听话,也抵不过利益熏心的算计。

  为了让姜静月成为太子妃,他们不惜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使出那般肮脏龌龊的手段。

  呵,太傅?

  好一个德高望重的太傅。

  无辜柔弱的晏璃已经死了,死在他们冷酷无情的毒打之下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